公司新闻NEWS

      【征文】 相册影射出美好中国 (韦庆芳)     夜晚闲来无事,翻看手机里的照片。一张黑白照片,瞬间把我带回了童年的记忆。这张照片从我记事起就挂在奶奶家的堂屋。照片是今年清明时候我回老家翻拍的。                  奶奶的照片   奶奶家墙上挂着的照片,是当时家里唯一的一张。照片是一位端庄清丽的中年妇女。她就是我的奶奶。我的奶奶是1902年出生的。这张照片是她51岁,也就是在1953年去上海探望我的二大伯当兵时候照的。那个时候在我们乡村多数人连相机啥模样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照相了。朦胧的记忆中,每当看到奶奶把她的照片取下来细致擦拭的时候,我既羡慕又奢望啥时候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一张照片。   全家福照片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家的墙上也有一个小相框,里面的照片主要是姐姐们几张黑白毕业照。那时照相要去距离我们乡村五公里外的镇上照像。那个年代父母的愿望是能让子女们吃饱穿暖,而平白无故去照相,他们想都不会想;所以对我来说只能把照相当作梦想。我盼望着能早点上学,上学了就可以像姐姐那样照毕业照,有张自己的照片。         机会终于来了。记得上个世纪刚刚进入八十年代,当时我7岁吧。那是1980年的春节。在这个特殊的年份,我二大伯从外地回家过年、姑姑一家也来到我们家相聚、我二姐在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后考上了大学在这开心的时刻父亲特意请了照相师傅上门照全家福。一大家子几十口人端坐在我们家院子里,背景是当时矮小的三间平房。虽然我和小妹穿着姐姐们穿小退下来的衣服,但我们笑的都特别开心。我终于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照片是12寸黑白的。为了放这张全家福照片,父亲买了一个大相框。我们家墙上从此有了两个相框。   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后,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的几个姐姐相继考上了大学,后来二姐、三姐也参加了工作。我们家的生活也像照片一样从黑白逐渐添加了色彩。当墙上的相框排满照片后,姐姐给家里买了一本相册。这本相册里收集了我们家那几年为数不多但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有1986年我们家翻盖新瓦房喜庆的照片,有大姐、二姐结婚时的照片,当然也多了几张我自己的照片。   自己的照片   正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手机叮咚响了几声。这才把我拉回到现实。看照片回忆过去,意犹未尽。我干脆把家里所有的相册都一一搬了出来,来一次全面的回忆。打开专门用来装影集的纸箱,看到有六七本相册,还有一些封塑好散放在箱子里的照片、两张刻录像的光盘、一个存储电子照片的硬盘。目光触及这些照片让我一一捡起曾经的记忆。   我自己的照片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至现在。它记录了我大学、工作、结婚后的生活。1997年为了迎接我们即将出生的女儿,也是因为我小时候照相情结的缘故吧,我和先生商量买了一部上海生产的海鸥牌照相机。从此,我们小家庭一年四季照片的数量都在上升。老式的胶片相机需要用胶卷照相。一个胶卷用完了要更换新的,更换的时候操作不当还会弄曝光,如果这样就前功尽弃了。   进入21世纪的时候,国家的电子产品市场变得丰富了。也就是在2001年,我同先生商定购买了第二部相机数码相机。数码相机不需要用胶卷拍照,新潮时尚、小巧轻便,拍完照片可以在相机上立即查看拍摄的效果。自此,我们小家庭照片的数量又再一次突飞猛进。从2010年开始,智能手机成为我们生活的必需品。智能手机代替了照相机,它可以随时随地记录下我们想要记录下的东西。由于电子照片数量太多,存电脑里又怕丢失,我先生特意买了硬盘保存照片。   百姓生活随着国家的进步呈现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画面:过去,照片大多是黑白的、尺寸小的。即便如此,照片对我奶奶那一代人来说是稀有物品,好多人一生中都难得照一次;对我父母那一代来讲,一本几十页的相册,也要多少年才装满;到我们这一代,尤其是现在照片已经不是用数字来计量,而是用硬盘的内存来衡量。我们小家的相片多是生活中随时随地记录下的美好瞬间,还有许多外出旅游的留影。   一滴水虽小,可折射阳光。一张照片,是我们平凡生活的写照、是百姓家庭幸福的见证。家庭的变化折射着国家的进步、家庭的变化是美丽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缩影。我为能生活在这个美好的时代,为正在走向富强的祖国感到自豪。

192019年11月